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笔 > 正文

结束

我们始于萍水相逢,也曾两两相望。

在最美好的年华挥洒色彩最艳丽的时光。

一场萍水相逢的梦,我在梦里拥抱你,你在梦里包容我。

而这不过是我的期待。

 

如果有一天,我再也见不到你。

即使我会失魂落魄,即使生活会沉沦颠倒,即使寻遍所有角落也找不到你的身影时。

我不会怪你在我转身的时候,悄悄地悄悄地从我身后逃离。

 

我清楚那一天终究无可避免,只是当那一天终于来临时,

我是否会把自己的心境重新调整,将记忆默默的收藏起来。

就在一个旁人无法触及的角落里,只有我可以默默地默默地默默地看。

 

看着看着,当曾经存在于你我心中,只有我俩看过的,星辰初现被晚霞掩映的玫瑰色的天空。

就此,就此消失在苍茫的尘世间,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与提示。

 

仿佛一切都无法预料,又像是无意中的玩笑,喧嚣早已不在。

你的所有,我再也触及不到,你的快乐,你的泪水,在我心中却总也挥之不掉,

像海水一样永远蒸发不了。

 

发生过的已然假装忘记,还没到来的就耐心等待。

我猜,你不会流泪;你猜,我会流泪么。

 

一只来自北方的孤傲的雁,遇上一阵来自南方的飘忽的风。

风指过翅膀,只留下飞翔的痕迹。

现实与梦想的距离亦是南与北的距离,紧紧缠绕却又不可契合。

 

或许你从来都不曾懂过,

当我们终于都选择在这个岔路口走向不同的终点;

当我们终于都忘记了要一起努力一起微笑的约定;

当我再记不住你说过的永不分离的诺言;

当你即使再想起我的好也忘不掉我给你的伤;

当我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沉默。

 

你在自已的小小城堡,我在孤独的远方寂寥。

寂寥伴随着时间渗入,犹如一把弯刀插入软软的心房。

我将自已推入无法控制的边境,随时可能纵身一跳。

被动在等着浇灌的桎梏里,也许渴死,也许淹死。

最后,我终于学会如何承受,只是我还未来得及做一处你曾经来过的记号。

 

我没有害怕错过,只是付出的越多,便越是不肯退缩。

即使我认错,然后继续错,你会为我考虑着。

如果我不在乎,你也可以不在乎。

 

或者,每个人都可以比你更懂我,因为你才发现,原来自己从未懂过我。

可是又有谁会懂,我像个局外之人,看着你在自已的世界里忙碌。

你可以看着我有可能受伤却不拉我一把,或者,你也可以阻挡我寻找幸福。

你本可以一针见血,可我还是遍体鳞伤。

你说刺猬伤了你的手,也许它只是在自我保护。

退让,或许并不是你现在能为我做的最好最后的事。

 

趁着梦还未醒,珍惜每一秒的时光。

梦中的那条河还在流淌,我看不到它的终点,只知道它流向远方。

静静地带走寄托思念的落叶,流到一处我未曾探索过的角落。

水岸交接处有一丛鸢尾花。当鸢尾随波摇曳绽之于春,而你我,最后相忘于江湖。

我在梦里寻找着你,你是否曾经发现过。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://www.y7lai.com/135.html | 一起来

elvis
该日志由 elvis 于2016年05月24日发表在 随笔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结束 | 一起来

结束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